「借过。」方才被林戚落下的谢似辰也过来了,站在转学生身旁,提着一张椅子,冷冷的说。

    有趣的是,对面的那个刺青男一见谢似辰立马垂首,仿佛刚刚就想抬手拍桌吵架的压根不是他。

    林戚侧首和自家小表妹对上眼,似乎知道了林橙让她将谢似辰带来的主要原因了。

    虽清楚自家小表妹从来都不是纯良的小绵羊,一定有方法运用她聪明的脑袋解决问题,但林戚还是忍不住心疼,以及心里对偶像剧二人燃起一阵阵厌恶的火。

    来的时间并没有多久,林戚还来不及观察,此时一闲下来才发现,这长桌加上她和谢似辰二人共有十人,三nV七男。

    nV的仅仅只有她、林橙,和那位转学生,而男的除了谢似辰外,其余几人面上纷纷一脸我不好惹。

    心里的火越燃越旺,舌尖顶上上颚,林戚狠狠磨了磨後排的牙齿。

    若是今天…她没有来校庆、若是今天没有谢似辰在场、若是…林橙没有多加留意……那後果会是怎样?

    林戚简直不敢想。

    不止一次在网路上看到许多吃瓜群众对於高中时期的8+9或小混混们嗤之以鼻,认为他们只要见到警察就怂算不上什麽祸害,却没有想过,如果他们真的敢做,那受害者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加害者若是同样是未成年,那他能受到应有的惩处吗?

    或许会有人说她根本是在杞人忧天,那几个人根本不敢g什麽,最多口头警告……但谁能保证他们百分百不会g什麽除了口头警告之外的事?

    手腕处突然一紧,林戚回过神来,侧首只见谢似辰一双波澜不惊的黑眸凝视着她,似乎是在告诉她:没事。

    林戚垂眸,没再去多想什麽。

    林橙似乎很早就给她点好了餐点,於是刚落座不过短短三分钟服务员便送来了一份铁板面。

    谢似辰将餐巾摊开挡在她面前,以防喷到她身上,直到那滋滋声逐渐消散,这才放下将它铺在林戚腿上。

    「谢谢。」林戚说。

    之後几人的餐点纷纷上桌,除了谢似辰之外,林戚蹙眉问他:「你不点吗?」

    他摇头,说:「不是很饿。」

    林戚停下手中用餐的动作,想了想和服务生要了个碗,将自己些许的面盛放到那空碗里面,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林戚故作正经的道:「吃不下,帮我吃点。」

    谢似辰微微一愣,抿了抿唇垂眸,长睫在眼下落下一层Y影,他说:「好。」随即便伸手接过那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