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队伍】﹝零零六﹞帮主我们刚刚在g架。

    【队伍】﹝零零六﹞喔,待会也要去g架。

    零零六就是跪下接旨的媳妇哀家乏了。

    跪下接旨被这两声g架激的狠狠抖了抖身子,仿佛想到了自己身上不久前发生过的悲剧,他说:「媳妇啊……」

    林戚本以为哀家乏了在游戏里打字是因为无法开麦,岂料……

    哀家乏了冷冷的说:「我还没消气,你给我闭嘴。」

    约莫半个月前,相识了有一年的这两人成功奔现了,目前是同居状态。

    小两口的事情其他几人自然不会去过问,毕竟…想也知道小事情大多都是跪下接旨作Si。

    本以为小徒弟会发讯息询问昨天的事情,林戚战战兢兢的、故作平静的同几人聊了几轮,然而过了一会却见小徒弟自始至终似乎都没有要询问的意思,林戚不由得松了口气,估计是忘了吧?

    「你们聊的太入迷了,竞技场啊!有帮主在我们还愁积分不落尽我们口袋吗?」沉默已久的副帮主赏一杖红,如今的零零五,忍不住开口了。

    贱婢敢尔嗯了声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哀家乏了:「g架赢率本来75%,帮主在100%。」

    跪下接旨:「那还等啥?半世尘小分队:零零小队!出发!」

    就连久未出声的小徒弟都表示了下。

    【队伍】﹝兔娃娃﹞出发!

    【队伍】﹝兔娃娃﹞师傅加油!?ω?

    林戚:……

    我可谢谢你们这麽看重我吼……

    跪下接旨抓紧时间,C纵着画面中拿着单手权杖的清冷贤者,给队伍的几人都上了状态。几人的状态栏早已习惯的将多出的状态挤到了第二列。

    前几场都是短短几秒钟,最长不超过十五秒便结束的b赛,队伍的两名医师悠闲的不得了,一口血都不用N。

    哀家乏了显然对此不是很满意,忍不住抱怨:「拜托谁来掉点血让我N一口吧,要不然你们打慢一点,让我跟兔子妹妹蹭点吧。」

    「臭猪!你拿着一个单手权杖冲最前面g嘛!送对面分啊!」新仇旧恨一起算,哀家乏了这声吼的可谓震天动地、声如洪钟、响彻云霄……